我们很担心
2021-03-17 01:5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到福州后他没给我打电话,我们很担心,就打电话给他,听到他在电话里哭。”田某告诉记者,她感觉儿子出事了。3月11日,田某和丈夫向某从浙江台州赶到福州。在福州火车站警方的帮助下,他们通过监控发现,小向于3月10日19时28分出站后,19时42分坐上了k2公交车离开,之后不知去向。

“我在湖南老家也报了警,警察根据我儿子发的微信、qq,帮我定位到他可能被关的地方,最早他在福州乌山西路附近,后来又去了仓山盖山附近。”田某告诉记者,为了找到儿子,她买了一部可以上网的手机,并让店老板教她用微信。根据儿子的活动轨迹,田某先到洪山派出所报警,后又到盖山派出所报警。

夫妻俩一直在盖山镇附近寻找,但“那里实在太大了,很多房子,像迷宫一样,我们有时候转了一个下午都找不到出口”。奔波一个多月,田某夫妻非常疲惫,儿子失踪的事家里两个80多岁的老人也知道了。“我婆婆病重,很担心走的时候看不到孙子,整天以泪洗面。公公瘫痪在家没人照顾。我们感到很无助。”田某告诉记者。

3月12日晚田某回浙江台州请假,儿子告诉她得了胃病要看病,让她寄4000元钱,“我知道他没有胃病,肯定是被人逼的”。之后小向又通过电话、qq或者微信等方式,向亲戚、朋友或者同学借钱,金额从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。为此田某特意回了一趟老家湖南,向亲朋好友告知,千万不要借钱给小向。

田某一直试图联系儿子,但儿子手机全部呼叫转移,再由一个130开头的手机回拨过来。“他那边很安静,好像是在房间里,我说来福州看他,问他在哪里,儿子哭着说不要来,这边不好玩。”田某告诉记者,她怀疑儿子可能被传销组织控制了。

小向母亲田某介绍,他们是湖南人,自己夫妻俩在浙江打工,今年23岁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曾在江苏打工。今年3月初,回到湖南老家的小向突然接到同学电话,让他一起到福州做模具生意,说这个好赚钱。3月10日晚,小向带着4000多元钱坐动车来到福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utesystem.com 版权所有